是一个咸鱼杂食党_(:△」∠)_

山里最野的鸡:

我拉踩,我招黑,我逼人退圈,但我圈地自萌

太太产久粮反咬一口太太产的丑,要求太太删粮,无故骚扰太太.随后毫无证据的给太太扣上了‘久黑’的帽子。威胁太太删除其画作并打上绿谷出久的tag和爆豪胜己的tag进行公开道歉,言辞激烈程度令人啧啧称奇,对太太进行了严重的人身攻击并且波及到了爆豪胜己、丽日御茶子、轰焦冻等一众我英中除绿谷出久以外的角色

太太气不过并将其挂在lof之上,被其转载到自己lof咒死,有一些咔粉和一些太太粉丝气不过并在下面评论,在第二天第三天后全部被p遗照并艾特咒死.妹子为了怼他单独开了一个tag,但是这个久毒坚持使用all爆、绿谷、焦冻等tag...

倾盖可有美丽左位,无市场暗仔发出了悲鸣。

老福特的滤镜赛高

吸一波吕鹅的颜_(:△」∠)_

沉迷轰君无法自拔≡ω≡。尝试把截图变为少女漫画风。

放一波情头(*ˉ︶ˉ*)轰轰小恐龙和出久小天使

云梦吕鹅的平行大双眼皮_(:_」∠)_

醉死江南。
江南的景真的超赞!!!

汤池日常gay作一团

三千灯火,寂寞人间

    那人于万千灯火中回眸,灯火直将他周身映得通明。他笑眼盈盈地向谢怜走来,一步一步,瞧着缓却很快,每走一步,便踏进谢怜心中一寸。
    在这几步中,谢怜仿佛从春花绽放看到雪落满头,仿佛几百年前花城见他那般。那般,铭记在心头,不会忘却。
    他回来了。
    他回来了!
    他回来了!!!
    眼中只剩下他,连周遭的风景都模糊作一片。谢怜向他飞跑过去,泪水心跳般快地溢满眼眶滑下脸庞,嘴角却不受控制地弯起。
 ...

1 / 2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